Axanology

《八月迷情》,孩子,音乐,创造力,成长之殇。

昨天又刷了一遍《八月迷情/声梦奇缘》,马上涌现了一些关于孩子,音乐,以及创造力的想法。

电影里,小男孩的世界里处处都是音乐,哪怕是稀松平常的声响,都能在他脑海中幻化成节奏和音乐,这是天赋,也是因为他纯粹的内心。


最妙的还是他使用吉他的方式,与通常的拨弦弹奏不同,他通过敲打琴弦创造出美妙的声响。一个从未接受过专业训练的孩子,也不会演奏任何乐器,因为一种事先的“无知”,他创造出一种新式的演奏方式。


看完电影,我最先想到的,是MJ在1992年重返非洲时的一次采访里说过的话。


引用如下(文本翻译来自MJJCN,地址:http://www.mjjcn.com/mjjcnforum/thread-130979-1-1.html):


动物和儿童那种特别的感知力给了我创作的灵感,而这种原动力在人们成年以后,会由于周围世界的种种局限而或多或少地消弭、丧失。一首伟大的诗歌曾这么说过:“当我见到孩子时,我便确信,神明还未曾完全抛弃人类。”这是一位印度诗人说的,他的名字叫泰戈尔。对我来说,儿童的纯真代表了无尽的创造力。那是每个人身上潜藏的力量。但随着你一天天长大成人,你被局限住了;你一次次身陷于那些与你相关的琐事——循环往复,越陷越深。爱。孩子的心是充满爱的,他们不说三道四,他们不抱怨,他们就是这么善良而真挚。他们无条件地接纳你。他们从不妄加评判。他们从不以肤色和种族来看待事物。他们是非常天真无邪的。而这正是成年人所面临的问题:他们失去了这种天真无邪的品质,而它启迪灵感的能力对于歌曲的创作是如此必须和重要,对雕塑家、诗人或小说家来说也同样重要。对于纯真的品质而言也是同样的道理,对与认知水平来说也是一样,这些都是创造之源。儿童拥有它们。从动物、儿童身上,从大自然中,我总是会立刻感觉到它们。当然,在我登台的时候,如果缺少了那种与观众之间你来我往的互动也还是无法表演的。你知道的,那种因与果、作用与反作用。因为这是我表演的凭借。观众的反应真的滋养着我的情绪,我所做的只是汲取他们释放出的能量并作出回馈。


 


我真诚地相信,上帝会选择特定的人去做特定的事,就像米开朗琪罗、达•芬奇、莫扎特、穆罕默德•阿里或马丁•路德•金被选中那样。他们的使命就是去做那件事。我想,我对于自己人生真正目的所在的思考还仅仅停留在表面。我对我从事的艺术创作尽心尽力。我相信所有的艺术都有着同一个终极目标,即物质与精神的结合、人性与神性的统一。我相信这正是艺术和我所做的事之所以存在的原因。我为自己能成为传递音韵的乐器而感到荣幸……在内心深处,我感觉我们居住的世界就是一个巨大无比、宏伟壮观的交响乐团。我相信,世界最本初的状态中,所有的造物都是以声音的形式存在的,并且那不是随便的什么声音,而是音乐。唔,你有没有听说过“寰宇之乐”这个词?唔,这是个非常字面化的短语。福音书中说:“我主上帝以尘与土造人,吹生命之息入其鼻,因之而有灵魂。”这生命之息对我来说就是生命的乐音,而它就渗透在每一根创造纤维的缝隙里。在《危险》专辑的一首歌中我是这么说的:


“经年的生命之歌在我血液中律动,舞着洪水与潮汐的节奏。”【注:这句歌词出自《行星地球(Planet Earth)》。】这是非常直白的表达,因为奇迹发生的间隔以及探测人类DNA结构的生物节律,同样也掌管着宇宙星辰的运行;同样,音乐也控制着四季变迁的节奏,心脏跳动的脉搏,鸟儿的迁徙,江河湖海的潮起潮落,生命成长、演变与解体的循环。这就是音乐,就是节奏。而我毕生的目标,就是通过我的音乐和舞蹈,向世界奉献我所有幸承仰的、神圣挚爱的狂喜。这或许就是我要追寻的目标,我存在的意义。


我从不参与政治。但我认为音乐能够安抚狂暴的野兽。如果你把播放着音乐的麦克风凑近显微镜下的细胞,你会发现它们开始移动和跳舞。它(音乐)是触及灵魂的……我从所有一切的事物中听到音乐之声,[说到这里Michael停顿了一会儿] 你知道,这是8年来我说得最多的一次……你知道,(在此之前)我基本不接受访谈了。那(接受EBONY/JET专访)是因为我了解你、信任你。你是唯一一个我可以放心踏实地接受访谈和倾吐心声的人。


————引用结束————


其中有一段的原文是这样的:


JACKSON: Well, there’s a certain sensethat animals and children have that gives me a certain creativejuice, a certain force that later on in adulthood is kind of lost becauseof the conditioning that happens in the world.


他把造成这种原动力消失的因素称为conditioning。


我自己的体会,按年龄算,我已是成年人,虽然还在求学阶段,但是已经陷入了很多令人焦虑的现实考虑中,我真真切切地感受到那种孩童时代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和创造力在越走越远,越来越淡。因为处在一个过渡期,有时候,会在理想和世俗的夹缝中挣扎,人会变得浮躁,有时候会不由自主地带有偏见地去评价,虽然与此同时,我一直记得Michael教过我,不要轻易对任何你不熟悉的人或事做出判断,不要轻易相信你看到的东西,不要带有偏见地看问题。但是现实就是如此,人,尤其是成年人,很难做到不偏不倚地看待事物,我还是在一遍又一遍地提醒自己,要理性,不要偏激。


在这样一个成长的过渡期,在逐渐踏入这个复杂的社会的时候,有些东西也就随之消失了,不知不觉,悄无声息,冲击过来的,是压力,是现实,是利益,孩童无知的纯真,无条件的善良以及那股推动其创造的原动力正在慢慢消失,我觉得惋惜。


很少再有那种发现新鲜事物时的狂喜了,热泪盈眶的时刻也越来越少。因为与以前不同,现在,结合知识与经历,首先看清的不是表象而是本质,是原理,是成年人首先会考虑的东西,实实在在的东西,而孩童却恰恰相反,他们为表象而惊奇,为“前所未有”而感叹,新鲜感带给他们欢乐和刺激,而成人,在之前就已洞悉一切,兴致也就随之消磨掉了。


我总是特别佩服那些还能保持一颗童心的人。


过早地成熟也意味着失去了生命之初最美好的东西,因为脑袋里已经装下了太多的东西,知道的太多,做事之前会有考量,会衡量利弊,思想会被束缚,会缩手缩脚…..


 我能体会到,Michael其实早就长大了,他从5岁起就长大了,他见过太多,经历过太多,他年轻时候的阅历就已经如同一个八旬老人,他懂得成人世界的规则和险恶,但是他选择了保持童心,选择了与孩子们待在一起,他说“我看到孩子,就像看到了上帝的脸”,他向往的是孩子的纯真和善良还有创造力,这不仅是他艺术上的创造源泉,还是他毕生的信仰。


他希望返璞归真,努力地从成人世界里逃出来,在孩童世界里找到一片灵魂的净土,净化自己的灵魂,保持一种纯净。他像孩子一样期待着圣诞节,他相信圣诞老人,相信上帝,相信着很多孩子们才会相信而成年人会嗤之以鼻的东西,他希望保持孩童般的纯真和“无知”。


 但他也因此屡屡被人所伤,被以金钱为目的的成年人压榨,控告。如果说Michael代表了孩童的纯真善良,那些利用和害他的人就是险恶成年世界的代表,这是多么鲜明的对比。


 我再一次感受到,那些在生命之初就被赋予的美好品质是多么可贵,如同沐浴圣光,但是在逐渐成长的过程中,圣光在褪去,人也在步入沼泽。


我只希望能在这种不可逆转的潮流中,能时时记得Michael教给我的东西,能回头抓拾起星星点点的孩童的纯真,善良和创造力。


【待授权翻译】【RALP小短文】First Kiss Witnessed

有点甜 搞笑风

简单粗暴翻译标题——初吻目击

原作者:rockinghorse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544306

概要:爱蛋向丁欧讲述他目击RALP初吻的经历

正文:

“所以你都看到啦?”

“对啊。我在一些半兽人人头道具上睡着了,因此他们都没发现我。一开始他们只是在排练台词。打完盹儿,我还是有点昏昏欲睡,也觉得我的存在无关紧要,所以就没让他们发现我在那儿。“

“这可不是个非常明智的决定,爱蛋。”【PO主手动doge

“没准儿不是咯,不过我没仔细想,你懂咩?总之,在Lee念台词的时候,就发生了——”不要跟我谈什么龙焰巴拉巴拉,我曾直面过北方的巨龙巴拉巴拉“他念台词的时候向前倾身,两人靠得如此近,以至于他俩的双唇几乎碰到一起了…”

“所以他就顺便亲上了Richard?”【PO主再次手动doge

“还算合理的猜测,不过答案错误!其实是Richard,他一把拉过Lee的脸蛋,然后给了他一个长长的热情的吻。好奇怪,这让我想起了阿拉贡和亚雯接吻的情景,如果你明白我的意思的话。”

“他们亲了不止一次——我是说阿拉贡和亚雯——你指的哪一个?”

“我记不太清楚了,等我回顾电影的时候再告诉你吧。现在回到Lee和Richard的话题…你知道Lee是怎么回应的吗?”

“扇了这流氓一巴掌。”

“你明知道这不可能会发生的好么!事实上,他刷的一下脸红了,然后像个小孩子一样咯咯笑起来。Richard用一种非常深情的嗓音说‘好吧,你不打算说点啥?’然后Lee脸上挂着一个大大的陶醉般的微笑,答道‘我想引用一句台词,但我忘记了具体怎样说…Kili被关进牢房后对陶瑞尔说了什么来着?’就在那时我跳了出来,然后脱口而出“你不打算搜我的身吗?我裤子里可有好东西呢!”他俩差点儿从椅子上摔下来,哈哈哈!“

“然后呢?“

“然后?Richard看起来一副想要拿半兽人的头敲碎我脑袋的样子,所以我就跑了!”

“你小心一点啊,下次我们拍动作场景的时候,他没准儿会踢你的腿报复一下呢,而且我还想知道…”

“啥?”

“你觉得他们最后搜♂查了对方的裤子吗?”【PO主再再次手动doge


全文完




亚特兰大到北京之间的深夜谈话(取名无能。。看内容就好

亚特兰大的气温极低,Lee裹紧了外套,走出片场。

收工了,此时已经很晚,Lee向同事们笑着打完招呼,大步迈出了片场。他抬头望天,寒风吹起他额前的头发,呼呼地从两颊擦过,因为吸进的空气逼近冰点,他的鼻头红红的。

回到温暖的室内,Lee解开外套,走进浴室,一边脱下衣服裤子,一边放满一浴缸的热水。

他躺进浴缸,放松全身的肌肉,冰冷的双脚蜷缩在缸底,正被热水化开冰凉。他闭上双眼,想着,Richard正在地球另一面的中国,他脑海里开始浮现长城,故宫的景象,十几年前他因为拍摄《伯爵夫人》到过上海,骑着自行车在弄堂里逛,自己独自环球旅行的时候还到过北京。这次Richard去的是北京吧,他想着,Richard应该发了些自拍,睁开眼,发现手机还在衣服兜里,Lee从浴缸里站起来,一路抱着胳膊光着脚,湿哒哒地跑去从衣兜里掏出手机,然后跑回浴缸,地上留下一串水印。他打了个激灵,翻出Richard的推特。

啊,这个自恋的家伙,他果然发了自拍。Richard的推文里有看不懂的方块字,奇妙的中国文字。

看到那张机场照,竟然有那么多人在迎接他,哈,这是什么电影,一群中国武士在竹林里打斗,然后,他看到了熟悉的面孔,Richard Taylor,Peter Jackson以及Philippa Boyens,接着,北京的日落,还有Richard和Peter的长城合影。

Lee拨通了Richard的电话。

“Honey!”电话那头传来Richard温柔的声音。

“哈哈哈,”Lee有点羞涩地眨眨眼睛,轻轻笑了起来,热水氤氲,脸颊红红的。

Lee在听到Richard声音的一瞬间,立马从白天那个飞扬跋扈的Joe退回到了温柔可爱的Lee,现在只有Richard能让他暂时脱离角色回归自己。

“你去了中国,北京!”Lee柔柔地说道。

“是啊,粉丝们太热情了,他们在机场为我唱了Misty Mountains。”Richard带着几分得意说道,声音也是温柔的。(不同于佩佩,Richard温柔的一面的展现更加难得,他只会在自己的爱人面前卸下防备,展现极致的温柔)

“你跟Peter去了天坛和长城,我还是十几年前去的北京,都快不记得了。”

“嗯,那儿风景很美。有记者告诉我”不到长城非好汉“,我去了长城,所以我是好汉,你当年去了吗?”Richard话锋一转,开始调戏Lee。

“我…我不记得了”Lee有点尴尬地摸了摸下巴。

“哈哈哈哈…”电话那头传来了Richard的笑声,他识破了Lee的小诡计。

“你应该吃了不少好吃的吧,有给我带吗?”Lee连忙转移话题,问出了心里一直惦记的东西。(并不

“我就知道你会问,有的,我带了一些,但是不多,我带了很多粉丝送我的礼物,包都塞不下了。他们送了我一顶熊猫帽子,还有绵羊娃娃,哦对了,根据中国的生肖,你属羊哦,而且2015年是羊年。”

“噢,还有熊猫帽子,我想戴上试试。我的星座是白羊座,生肖属羊,真巧啊。哦对了,你的中国生肖是什么?”

“我嘛,我属猪,别笑,我这人有些固执(pig-headed),所以,也很巧啊。”

电话那头突然没了声音,Richard知道Lee一定是举着手机笑翻了,隐隐约约听到了水声。

Richard像哄娃娃似的说:“别笑了,honey,别笑了….你在洗澡吗,别再把手机掉水里了…”

“没…我没有…掉…水里…嗷!”…..

“honey,honey,Lee…别闹了,我知道你在开玩笑…”Richard努力忍住没笑出声,他明白Lee的小伎俩。

“你真扫兴…”Lee的声音覆盖了水声,从听筒进Richard的耳朵,柔柔的,仿佛带着温热的水汽。

“哦,他们问了你,有记者居然问了我和你的关系。”

“你怎么说?”

“我..没说什么,绕过去了。”

“哦,看来地球的另一面也知道了我们的事吗?”Lee平静地说道。

“也许是吧,大概也是好奇,不过我不说就是了,你知道的。”

“嗯,你这边也快进组了吧,小心Bryan哦,他可喜欢捉弄人了。”Lee转移话题。

“我21号启程飞往加拿大。你累了一天了,早点睡吧。”

“嗯,我这个周末有时间回纽约,你有时间回家吗?”Lee问道。

“我不知道,大概没有吧,等进组以后我看看安排,总会有时间的。”

“嗯,好,拜!”

双方都挂断了电话。

Lee懒洋洋地泡在浴缸里,而地球这一端的Richard在思索着,他还是有些惊异,记者的问题令他有些措手不及。关于他和Lee的问题,之前的Press Tour上几乎没有人直接问过他俩的现实关系,反而在遥远的中国出现了。

他之于Lee,就像索林之于阿肯宝石一样,hedoesn’t want to share one piece of it,强烈的占有欲和保护欲,以及一直以来的防备心理,使他小心地呵护和Lee的感情,不希望引人注目,只是把所有留在两人之间。

Richard收好行囊,楼下的车正候着,准备送他去机场。

填坑中

我终于还是开始写了,出文慢,请原谅。

决定了,近几日开始写RALP文!

时隔五年,我终于又要开始写slash了,框架已想好,准备填坑。